• <sub id="ycucy"><listing id="ycucy"></listing></sub>
    <wbr id="ycucy"></wbr>
      <sub id="ycucy"></sub>
      <sub id="ycucy"></sub>
      <wbr id="ycucy"></wbr>
    1. <wbr id="ycucy"></wbr>

        大咖新論

        沉默的大多數

        在西方民主政治中一直有一句話:沉默的大多數。這個大多數,在美國把特朗普送上了總統寶座。


        具體到亞洲,無論是日本還是中國,沉默的大多數比例更高,他們默默地陪伴著這個社會的前進,偶爾發個聲音,表明一下態度,然后又繼續沉默下去。我最近遇上了一個事情,和沉默的大多數有關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是個新聞——2年多前毆打醫生(到尿失禁)的一位老師(具體詳情可以百度)最近被曝光在申請高級職稱,于是沉默的大多數中就有代表出來發聲,根據上海市中學老師晉升高級職稱的規定,第一條就是師德規范,而在這一點上,一直以來的執行的是【師德一票否決制】。因為這位老師曾經的行為,不符合師德規范,所以有輿論(主要是網絡輿論)建議不予晉升。之前,這位老師曾經在毆打醫生后申請上海戶籍,也被曝光嗆聲,最后以自己撤回申請而告終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無意消費這位老師,但是也為此和一位多年好友(體制內任職)深入交流了。交流的話題是: 這件事情,為什么還會舊事重提,未來到什么時候才是個頭?好友憤憤地說,難道就不能給人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?


        ——這件事,當時已經司法調解,老師也賠償了這位醫生。既然法律上已經了結,為什么【某些人】還在抓著不放。好友的潛臺詞在說,是不是有某種勢力在操作?我理解好友的邏輯,也理解網絡輿論背后的邏輯。我和好友說:法律的,歸法律;道德的,歸道德。在毆打醫生這件事上,法律只是解決了老師傷害醫生的問題(先不說以調解收尾有點古怪),但是這件事情有強大的社會外部性,這個毆打的行為侵犯了社會大眾對老師這個社會角色的認知和尊重。


        而關鍵的關鍵是,這位老師并沒有對該事件當事人以外的社會【傷害】做出道歉或補償。所以沉默的大多數會在這樣的關口不再沉默。好友沉默了……,我繼續說道:回到這件事情,申請戶籍,申請高級職稱,為什么就會有人爆料呢? 當然無法排除有人惡意報復,但是為什么這種爆料就會激發很多人對此(不予同意高級職稱)的贊同呢? ——內在原因的深處,大眾被傷害了,卻沒有得到道歉,而且是被沉默的大多數所認可的【道歉】

         

        好友猛然抬起頭來,“那你說該怎么辦?”“如果我是這位老師的身邊人,我有2個建議:


        1:接受大眾媒體的采訪,通過大眾媒體(最好是電視媒體)公開承認自己的錯誤,請求原諒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:建議在事發醫院做一段時間義工,讓社會大眾看到有改過自新的具體行為”其實,大眾還有一個困惑需要釋放,那就是為什么當時調解、賠錢? 沒事了?——最容易喚醒沉默的大多數的是不公平。我因為信息不對稱,無法展開。“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面對電視鏡頭的,很多人遭遇此事,就像盡快翻過這一頁,重新開始生活。”好友這樣說道。“我當然理解這種心情,可以人們也有【選擇記住并譴責的自由】。否則岳飛墳前的秦儈像也就不用一直放在西湖邊了”。


        “不但中國如此,你到國外看看那些違背公序良俗的人,司法處罰之后,這個社會對此類人的接納都是戒備重重,比如那些猥褻兒童的罪犯……”


         “所以,我所知道的這種情況下,當事人往往選擇離開事發地,換個城市甚至換個國家,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。”——我最后語氣沉重地說出這番話,因為我知道【沉默的大多數】輕易不發聲音,一旦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聲音,就會做出把特朗普送上總統寶座的事情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那這個違法的成本太高了”,好友驚呼。“是啊,法律只是這個社會運營的底線,而不是全部。在底線之上,由人們約定俗成的公序良俗來推動和規范。這是個真實的社會,你不喜歡,你不可能推翻,但是你可以離開這里,重新選擇。而且,伴隨著生產力/科技的進步,人們約定俗成的公序良俗也在不斷改變,有些要求更高了,比如暴力行為;有的要求更寬容了,比如婚姻選擇。但是只要我們生活在這個社會,我們就要敬畏并和【沉默的大多數】友善相處。”


        其實企業內部也是符合【沉默的大多數】。 而HR的工作角色需要大家經常游走在規章制度(類似法律)和約定俗成(公序良俗)之間。 分享這個案例,就是希望大家把握好這其中的應用場景,讓企業這個【小社會】更加和諧高效。


        作者簡介:朱寧,北大縱橫合伙人,現為多家高成長企業董事/外部董事,并擔任長期顧問,曾在中國國際航空公司,富士施樂中國有限公司,任仕達中國有限公司等央企和跨國500強公司任職。外灘商學院智庫成員。

        電話

        0757-22200237

        手機

        137 2668 7511

        share to

        免费啪视频观在线视频网站不卡_日本波多野结衣A片在线观看_FW是什么意思_楚枫修罗武神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