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ub id="ycucy"><listing id="ycucy"></listing></sub>
    <wbr id="ycucy"></wbr>
      <sub id="ycucy"></sub>
      <sub id="ycucy"></sub>
      <wbr id="ycucy"></wbr>
    1. <wbr id="ycucy"></wbr>

        大咖新論

        認知中的片斷

        當一個人不能將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的時候,要么像魯迅先生寫的一樣,一邊吶喊著,一邊死去;要么就把自己歸零,不要再想著詩和遠方,把自己的一切都放棄重新開始。


        如不同維度,或是同一維度的不同的進程。如何讓自己的片斷更好的按自己的夢想發展,可能是彩票般的現實表現吧,要知道投胎也是一種學問,你投好了胎,但腳本卻不是你寫的,這可能也是個大問題。


        我們不能追求一些無法企及的,比如像神仙一樣的生活,都沒有見過神仙,如何像神仙?當然,有沒有神仙先不說,主要是你認為的神仙是什么樣的生活呢?你不是神仙,如何說那是神仙?說不定,神仙就是你自己!我們每個人都在看別人,看別人如何生活,我們很少看自己,其實,可能我們也是別人眼中的某個神仙。由于我們太愛看到別的神仙,所以,自己只能不是神仙了,心中多少都有些不滿于現狀。其實大多都是見異思遷、見艷心喜,越是追求不到,越是心向往之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北京到東京,在東京的街頭,看周邊不認識的人匆匆從身邊走過,說著自己聽不懂的話語,一瞬間,感到自己好像處于一種靈魂狀態,我在何處,將去何方、我是誰?我做什么與現實有關,或是做什么與現實無關?Where、what、when?我向誰去問?誰給我一個答案?可能一切都未知的最好,因為,最好的上帝也不能算出你如何做出最差的選擇。北京-東京1個時區,沒有差異,但我們的工作與生活已經完全不是一個認知范圍。因時因地,不斷交錯的,可能更是心境的變換。


        當你得到時,就是最好的選擇。唉,為什么這樣講?僅僅是因為我手里只剩下了這個?僅有一絲尊嚴也是守著自己,不要讓別人再嘲笑。我上下求索,不過是想象中自己會比別人要好,我是多么的虛榮啊,總是追求那些不屬于自己的東西,我自己有的,我很少看到,卻總是看到,我失去了多少,我沒有得到多少,我為什么總是不滿足?我為什么總是要不停的向前向上?只是因為我自卑于渺小,生存于泥濘!

         

        你遭受了痛苦,你也不要向人訴說,以求同情,因為一個有獨特性的人,連他的痛苦都是獨特的,深刻的,不易被人了解,別人的同情只會解除你的痛苦的個人性,使之降低為平庸的煩惱,同時也就使你的人格遭到貶值。—尼采


        我不能將自己的痛苦更明確的給別人說,因為沒有人會聽,也不愿意你的痛苦將人家的快樂淹沒。所以沒有必要假裝自己多痛苦,為什么要痛苦呢?那是因為你自己不夠強大,你自己總是想著,別再讓我經歷這一切了,我不要。生活,總是在這一個痛苦還沒有結束時,就已經把更多的痛苦準備好了,讓你來受。你要受著嗎?不要,因為你認為它們是痛苦,它們一定就是,如果你笑著面對,不要再用那種恨恨眼光去看時,你會發現,生活比以前好多了,因為每一次的快樂,都要比痛苦來的更快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每天我都很努力的生活著,因為不生活又能如何呢?我們浪費的今天,是昨天死去的人最渴望的一天!我們沒有辦法,終有一天,我們也會渴望明天,或者生無可戀。但無論如何,也不能將自己變得厭厭于世,每日里只會抱怨自己被不公平的對待。要知道,別人只是沒有說,并不代表,別人過的比你更好,說不定,他付出的努力,是你的千百倍,而你卻只能恨所不及。功不唐捐,玉汝于成,我們每做一件事,其實都如刀斧作于石,不可減滅。如果每一個人死后都會變成一本透明的書,那每一個人一定都會小心的寫下每一個字,好讓后人看時,不要污了眼。


        你要搞清楚自己人生的劇本——不是你父母的續集,不是你子女的前傳,更不是你朋友的外篇。對待生命你不妨大膽冒險一點, 因為好歹你要失去它。如果這世界上真有奇跡,那只是努力的另一個名字。生命中最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懂你,而是你不懂你自己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量子學說顛覆整個世界時候,我們談一下認識吧。我們這個世界都可能是不存在的,也就是說,我們可能如佛家所說,只是多維世界中的一個線程。如何看待我們這個線程?如何理解我們的人生?如果這個維度的我,與另一個維度的我,做同樣的事,但卻不是一個結果。我是不是可以問一下,另一個維度或線程中的我,向何方?才是真的彼岸,何處才是心之港灣。來來往往,虛虛實實,在現實與虛幻之間,唯真唯我。


        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風吹酒醒,微冷,山頭斜照卻相迎?;厥紫騺硎捝?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。—《定風坡》蘇軾

         

        作者簡介:李宇塵,畢業于北京理工大學,現就職于軟通動力,曾任和君咨詢業務合伙人,是中國財政部政府采購評審專家,商業大數據分析研究專家,思科網絡技術學院講師。也曾為中外眾多500強企業做服務咨詢業務。

        電話

        0757-22200237

        手機

        137 2668 7511

        share to

        免费啪视频观在线视频网站不卡_日本波多野结衣A片在线观看_FW是什么意思_楚枫修罗武神最新章节